首页 > 神话故事 > 泣血送珠人

泣血送珠人

泣血送珠人

浙东临海有一个象山湾,此处盛产珍珠,小的如樱桃,大的如龙眼,光滑圆润,珠光熠熠,是富贵人家争相抢购的高档奢侈品。

象山湾的居民大多以采珠为生,平日驾船出海,潜入海里,寻找珠蚌,然后取出珍珠,把珍珠卖给本地收购珍珠的大户钱如友。钱如友以前也是一个采珠人,有一次,他采到一颗大珍珠,不甘心贱卖,就独自来到扬州,找到扬州富商柳自在,卖了个好价钱。从这以后,他觉得做珍珠生意,钱远比采珠来得快,就和柳自在商量好,他收购象山珍珠,由柳自在包销。

刚开始的时候,钱如友的确赚了不少钱,但自从枯木岭上出了强盗,打劫珍珠,他便亏得一塌糊涂。

从象山湾到扬州,途中得越过一座叫枯木岭的高山,不久前岭上聚集起一伙土匪,领头的叫“独龙”。“独龙”占山为王,虽不伤人性命,却劫掠过往客商的财物,尤其是珍贵的象山珍珠。

钱如友也想过对策,可是他叫人夹带的珍珠,总是被“独龙”搜身搜出。一年下来,钱如友只送出了几粒珍珠,其他的全被“独龙”所劫,为此,他黔驴技穷,几次想关门大吉。

这天,有个外乡人找到钱如友,说他名叫胡亦云,有办法帮钱如友送珍珠去扬州,不过,送一颗珍珠,他要提十两银子。钱如友心想:一般的珍珠,一粒我只能赚十五两银子,他就要提十两,心可够黑的,但转念一想,这总比一颗珍珠也送不出去好呀,便问胡亦云:“你有什么法子可以躲过抢劫?”

胡亦云见桌上有一串葡萄,就摘下一粒,扔入口中,整粒吞下,说:“就是这样。”

钱如友说:“不行,我曾经试过,珍珠入腹即化,万万行不得。”

胡亦云却笑着说:“非也,非也,你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”说完,把钱如友拉过来,附耳轻言。钱如友听了,连连点头称是。

胡亦云的方法果然不错,不出三天,他就将钱如友交的几粒珍珠,顺利地送到扬州柳自在的手上。

胡亦云回到象山后,钱如友便按事前约好的,将银子交给他。胡亦云的方法百试不爽,但令钱如友不快的是,胡亦云一直不愿将最重要环节的秘方说出来,钱如友只能由他摆布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钱如友越来越对胡亦云不满。终于有一天,钱如友想出了自己的法子,便解雇了胡亦云,换了新的送珠人。

钱如友新雇的送珠人,只用外乡人,从不用本地人,而且,为了提防“独龙”,这些外地的送珠人,他只用一次,从不让他们跑第二回。

整整半年,“独龙”没有抢劫到珍珠,钱如友的送珠渠道让“独龙”非常困惑。每次,他把那些送珠人脱得一丝不挂,甚至连发根、贲门都检查过,但都没能找到珍珠,只好放了他们。“独龙”为了找出钱如友送珠的秘密,也曾让喽罗去充当送珠人,但钱如友一听他们的本地口音,就把他们赶出家门。

这天,山寨里来了个外乡人,说要投靠“独龙”。“独龙”问他为什么要当土匪,外乡人叹了口气,说:“黄河决堤,家冲没了,一路乞讨到这里,受够了白眼,想想还不如当土匪来得自在,就是被官府抓了,也是个饱死鬼。”

外乡人的话,让“独龙”有些犹豫,他怕这人是官府的暗探,就问外乡人叫什么名字,外乡人一副顺从的样子,说他名叫符豫子。突然,一个计划在“独龙”的脑海里形成:这符豫子是个外地人,干脆就让他去给钱如友当送珠人。这样,一来可以打听钱如友是怎么送珍珠的,二来,也可以试探符豫子是不是官府中人。

听了“独龙”的话,符豫子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,说就是肝脑涂地,也要把送珍珠的秘密打听出来。tonghua.yingerzhijia.com

符豫子来到钱如友的家,说他要当送珠人。听说符豫子是逃难的外乡人,又见符豫子面黄肌瘦,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,钱如友就信了他的话。钱如友对符豫子说:“你一次给我送二十粒珍珠,每粒给你一两银子,银子我可以预先支付。”

符豫子问怎么送。

钱如友拿出四十粒半圆形的陶丸,又拿出二十粒象山珍珠。当着符豫子的面,钱如友把珍珠装进陶丸里,然后用蜜蜡、松香制成的粘胶封住陶丸。待把二十粒珍珠封好,钱如友拿出一碗水,让符豫子就着水,把陶丸吞下。

1 2
来源:网络   作者:神话故事